趣分类2021官方最新消息!会员请看

今天晚上,趣分类盟主-沧海,在链生活群,谈了趣分类出事以后,盟主们营救单总经过,和重启项目的原因。

修木在此不做评论。但是我认为,广大趣分类会员有权利知道更多的趣分类内幕消息,毕竟钱亏了,死也要死的明白。特此翻译成文字,以供广大会员阅读!

特此申明,本文不代表支持起盘和开项目。项目圈风险大,投资要谨慎!

趣分类2021官方最新消息!会员请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以下是晚上沧海的谈话,文章很长,慢慢读!

各位家人们,大家晚上好,我是沧海,今天是3月18号,星期四.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比较多,各个群也都比较乱,信息量比较大.每个人都有疑惑。这段时间出现的这个问题,尤其是3月14号我们上海会议结束之后,所有人都对这个事情充满了期盼。

从单总出事到现在,已经将近四个月的时间了,这个时间,我相信每一个在趣分类进行投资的投资客来说,其实心里面都是充满了煎熬。很多人都已经去做其他项目了,没有办法,人是要生活的,得面对现实。当然更多的人,他沉浸在我们曾经的投资失败当中,一蹶不起,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投资不理性,超负荷投资。那么造成的恶果,包括身边的朋友亲戚,我们无言以对。

大家都觉得垃圾分类是个利国利民的好事,带着身边的亲戚朋友,总也想让他赚点钱,总不可能说你带他是奔着他让他亏钱去吧,那是不可能的,每个人都要觉得,有好东西我分享给你。分享它是一种美德,但是这次的事情,确实造成了很大的伤害。

市面上跑路的项目很多,但是在我们最热火朝天,撸起袖子想干的时候,却忽然被截然而止了。那种感觉,我相信大家都已经体会过了,很茫然,不晓得路在何方。一开始我们都想着把单总给捞出来。盟主们其实做了非常非常多的事情,但是从来都没有对外发声。因为出了这个事情以后,盟主的压力是最大的,每个人都疲于应付下面的会员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那么在趣分类出事以后,到现在这段时间,其实我所有的精力,基本上全部都是在这个项目里边的。也有很多项目方来找我做项目呢,不是说不能做,我只是真的很想把这个这边的事情先处理好。趣分类大概是11月28号出事的,那天我找了单总几天,包括一部,二部,三部,四部,挨个发信息都没有人回我。然后就觉得不对,因为我再怎么样,总得有一个人是回复我吧?那么11月28号的时候问六部?我说你在哪?他说在高铁上面。那个时间是11月28日,然后我就问他去哪里?去徐州,我说就知道,是不是单之出事情啦?他说嗯。

第一次去徐州的人,应该是比较多,应该也是,过去了十几个上海UK,他应该是最早一个赶到的。那么后面又陆陆续续去了几个盟主。然后大家都想把老三给捞出来,就是大家也都凑钱了,这个钱当时是说凑了300万,本来说是第二天就是可能也是家属这边愿意配合捞人,但是后来不晓得为什么,反正家属这边又偃旗息鼓了。好像这个具体情况,因为第一次我没有参与,六部他们应该是在前线一线的,四哥他们也在。

11月30号五部取保候审出来,当时走关系七七八八,据说是用了10万块钱。那么五部出来了以后,所有人都觉得包括我自己,我也觉得这个事情可能也不大,如果说是那个出来一个,其他几个可能陆陆续续也就出来了。所以后来的话呢,可能就是雨过天晴啊。那个谁,发了一句导致很多人去抄底,说句让你们笑话的话,我自己都去,又临时抄了2000个,虽然也不多,但是现在回过头来想想,当时确实应该也问仔细一点,雨过天晴是什么意思。

在12月1号晚上八点左右,那个之前,因为跟六部说过,有需要出点力的地方,你说。然后他说也没有怎么用到(出力的地方),你就出钱就可以了,后来,当天晚上,他给我打电话说给钱,我说大概要给多少。他说少的吗(需要)五六十万。多的吗(需要)五六百万不够。然后当时我就挺生气的,我说你这样凑的话,这样说的话,我这个钱我是没法交的。如果说你说100万大概差多少万,那我就凑一些,你说少的五六十万,多了五六百万都不够,那这样的话,我说这个钱不明不白的,我就先没有给他钱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后来第一批盟主回去了之后,第二批盟主又说要发动众筹。那我下面有一些会员,他们就是把钱凑到我这边,他们说不相信别人一定要给你。当时应该是收了23万,后来又断断续续收了些,毛30万。那我是收到这钱了,以后我再想别人把钱给我,我总不能一转给那个在徐州的人,就把这个事情就算了吧。我想想,既然你把钱给我,那我就得为这笔钱负责。所以在12月7号的时候,我自己开车十个小时到达那个宿迁。

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钟啦,那么就是先入住。二哥他们还有十几个门主,包括那个长春的门主,宿迁小梁,那个本山,小苗,还有就是周大哥,反正就是当时是已经到来了,应该是将近十五六个,毛20个门主,有几个门主还没给我们打照面。到了宿迁以后,大家的情况都是一致的,就都是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当时是有连云港的门主路过在牵头,我们这边这条线是说这个钱付了,然后的话能出来。但是后来,可能就是我们众筹那个声势比较大,有些风声传出去了以后,可能对方不肯收钱,不敢收钱了,那么这个钱就是就没有付出去。

后来,我说这个事情人既然是被睢宁县公安局扣留的,那么我们就先去绥宁县公安局,总比在房间里面闷着,然后讨论来讨论去。如果说是见到人了,就问一下单总,如果说能找个人进去,他到底还想不想干?他想干,我们全力捞,他要是不想干,那么数据给我们,那这个的话是我们当时的想法。

到达睢宁了以后,我们先去宾馆里边见到了五部,当时五部已经快要回家了,然后他是要每天都要公安局里边去报到过的,因为是取保候审状态。我后来回来以后,我说:小五,你跟我说一下,这个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情?我说你们是以什么罪名被逮捕的?他说逮捕令上写的是传销,我说那行。我说单总他自己是什么意思?他说我不知道,我说那数据有没有?他说数据我真的没有。

那么跟五部的交流当中,没有问出特别有价值性的东西。那么我们本来是打算回去宿迁,在刚刚开出宾馆没多久,就是接到了会员说:区分类被拔网线了,APP登不上去了。然后我说赶紧的,我们去睢宁县公安局再过去一次,因为绥宁县公安局我是跑过去了两次的。那么这一次当时是二哥,还有本山四个人,还有我自己东阳带过去的两个,总共五个人。那么开车到了绥宁县公安局门口,本来我说直接先公安局的门,先进去再说,跟他们讲讲道理吗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后来我想我去敲门之前,我是不是应该问一下陆哥,因为这个事情是陆哥那边见牵线的。然后陆哥说先打个电话问问看,后来也就是过了半小时吧,这个大家应该都有印象,我们的APP恢复了。但是陆哥说他们肯定也就是不想把这个事情闹得太僵,那么网线恢复了。当时我想那既然网线恢复了,那就先不说,可能是他们技术员查资料不小心的话呢,把网线给弄掉了。

大家当时在房间里边,都不晓得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处理。然后很多人都找关系说能办这个事儿,找中央的领导啊,找北京的领导,基本上都是北京那边能办这个事儿,这个口径还是相对统一的。当然开的价码也很高,有些说一个100万,那么我算是500,有的说上一个300万,其他的便宜一些,反正就七七八八,开下来价码吧,都是400万到800万之间。我们这个事情怎么说呢?以前没遇到过啊。那确实也不晓得这个事情靠不靠谱。后来的话呢,就是找到了一个中间人,他说是可以走赞丽总部的那边的线路,就是把我们对接到国家发改委那边。

但是大家心很急啊,真的好急,然后这条线路基本上嗯,觉得还是有点靠谱。对方是说,就是总共他要20万佣金。这个事情如果成了,那钱得给他前期的话呢,就是要一点运维费用呢。后来她自己我们也同意了,但是我们一想,就是用众筹里边的钱去救他。但是后来大家商量了一下,觉得众筹的钱太敏感了。那么我说这房间里边,反正天哥也说,他说反正里面就十个人,就十个门主,还有一些当时没有在的,就每个人出1万块,就我们自己出吧。那么我们每个人也都出了1万,交给了那个新调的一个廖总,后来她自己做事情也挺积极的。第二天,第三天都拼命的啊联系。我们要赶紧把资料去递交上去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那么12月10号在宿迁,反正待了三四天吧,我们我就回到了那个浙江。那个办事的这个姓廖的廖总跟我们说,让我们去长沙赞丽的总部,他当时是这么跟我们说,去长沙赞丽的总部,去面见他们的董事长,去谈这个事情。然后跟他们董事长去北京,那我们觉得这个方法是挺靠谱的,然后去北京了,之后再派人直接跟着睢宁县提人呐,就是觉得这个方法咱们都认可。所以的话,又是跑到了长沙,是在12月13号的时候去,反正刚回来又跑去了。

12月13号去长沙的路上,我联系六部,让他把那个家属联系方式给我。他那时候才告诉我是有个八部的电话。我就很斩钉截铁的跟他说,我说这个事情肯定能成,我说无论如何帮我找到他的家属或者说中间人。那么他后来就是也帮我联系了吧。因为之前我们这边要联系方式也找不着,就是那八部联系了以后,那我也跟八部这边说明了情况。就是走赞丽的老路,可以彻底的解决这个事情,没有后遗症。那么这样说了以后,他们自己也还是蛮积极的,说实话还是挺积极的,那么就是说:我说要授权书,那么法人授权书。那么当时的法人是曾勇,他也愿意,就是也沟通了好久,我觉得这当时向他要身份证,要授权书的时候,包括他报过来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。估计这个沟通的过程也不是特别顺畅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我们到达长沙,然后第二天,本来说星期六早上去见赞丽的董事长,那么到了早上的时候十点半,本来说十点半出发吗?他临时变卦,说对方只要求他一个人过去,那么我说:行,那你过去吧,过去了之后。因为他说是赞丽总公司会给我们签个合同吗?那么我就跟大家开会说:我们这个钱可能要用上了,跟你们先知会一声。因为这个钱是大家众筹的。那么开完这次会议之后。

过了没多久,那个廖总回来了,他跟我们说这个钱,那我们先付50万给他。对方不愿意跟我们直接见面,那这个的话呢,我就觉得是不正常了,说实在话,我是觉得不对,我当时就反对他了。我说如果说按照你原先的说法,那么我们是认可的,那你说赞丽的总公司在哪里我们也没见到,董事长也没有见到。你现在向我开口要50万,我说这个是不合情理的。

我把本山小梁,还有那个去的那些大概也将近有十个盟主。大家都是抱着希望去的,真的,每一次花的力气和花的钱都不少。我把他们叫到房间,我说这个钱怎么办?出还是不出?反正我说这样的话,我觉得不靠谱,我说两种解决方案。一种的话呢,先拖一下,然后的话呢,这个钱就是先看一下它是什么的一个态度。第二,我说,要么直接就冲进去把人给扣了,让他自己把我们原先的10万块钱给吐出来。

后来我又去跟他交涉,我说这个取现金,我们每个人只能取1到2万,全部要散开来取,那个太麻烦了,我说能不能够用支付宝,他一开始是不同意的,后来我说我们取钱才取了十几万。他们也来催,我说太慢了,我说这边的银行都已经取完了。因为二类卡只能取1万块钱。后来她又同意用支付宝或微信转账了。那么我就说,这个钱他们取来就是怎么拿去。他说那你跟我去吧,不放心的话。那我说我一个女人跟你去,我说我害怕你打我一棍子,说这50万块钱现金他们给我了。这个钱哪去了我都没法说。然后他说让俊东跟他去。我说那俊东提着钱在地下室,我说让他送上来就送上来,这个我是认可的。

后来那个廖总他又告诉我,他说:算了算了,那就两个人一起去吧。反正把钱提去就好了,我当时就不同意。我说肯定要见到赞丽的董事长,然后我们才能够那个真正的进行交易。这个事情,到后来我们就觉得不靠谱。然后他们又觉得可能我跟二哥的话比较多,疑心病比较重。第二天他就很生气,回了广州。然后第二天嘛,就是又打电话跟我们说,要求把我跟二哥,就是那几个话多的人,赶走。他说我一分钱不出,我也把你们这个事情先办了。

那我说没事啊,我说他骂我就骂我呗,我说该说就说。后来的话,当天那我就先回来了,后来那个我回来。当天晚上,就是六部啊,洋洋得意姐呀,然后他们那个还有八部的那个对接人,赶到了长沙,这个的话二哥他们见过,我没有见到。反正对接人这边的意思是说,因为他那个授权书拿过来就那个,还没有给我们啊,然后他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众筹的钱退回去。一千万以下他们是有的,不管怎么样保不了单总,肯定先保平台。因为这话跟我们那些留在长沙的五六个盟主说的,那么大家觉得心里边也挺安定的,至少人家表态的挺明显的,那我们也就安心的回来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到了12月31号那个晚上,得到单总是被送到看守所去了。我就特别特别的生气,我说你们不是一千万以下都可以把他给弄出来吗?我说为什么这个人(单总)他就没有出来。我说:如果你们搞不定,那么你们别耽搁我们的时间呀。我们12月13号去的长沙,那么至少半个月时间,我们还可以继续想办法。,实在不行的话呢,老廖那条线我们还是愿意先花50万,哪怕被骗了,我们也愿意再去试一试。我说你这耽搁了我半个月的时间,然后你告诉我这个人进去啦,一旦进看守所了,性质就不一样了。

我们又临时搭了一条线,俊东这边找的,说450万能把人捞出来,我们问他干不干,他说干。是那天早上。然后干的话吗?那俊东这边就给人家回复:干。干了。他说:那你们去银行取钱,取钱的那个视频录一个,看到了,那他这边就开始运作。但是视频迟迟没有发过来。到了晚上,(我们)就问:你们这个到底事情办不办?家属这边就说:“没钱啦,钱都被那个公安局拿走了,然后我们自己亲戚朋友凑凑还没有10万块钱”。那这不是在玩我们吗?所以之前的时候有截图发出来,确实的,我太生气了。

你要是真没钱,你早点跟我们说,你不能说早上答应了,晚上告诉我们,说没钱,被公安局没收了吧。那么我们之前县级市盟主交的这个U,在11月30号五部出来了以后的下午被提走了,提走了,在火币网好像是买了比特币。我没有去查,但其他人说好像查了那个域名什么的,就是这个地址。然后在12月17号将近800万左右的USDT,从火币网里边被提现了。当时我是想,这个实际受益人肯定是在外边呢。不然这笔钱到底谁提的?后来的话,因为考虑到这个火币网监管力度比较严格,你要是想提出这么大金额的那个资金。

可能要相关机关开具证明才可以,那么这笔钱确实有可能是被睢宁县公安局给扣押了,这种可能性不是说没有,也可能有,当然也不排除真正的实际受益者是在外边呢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到了1月3号和五号,大家都坐不住了,那么县级市盟主要闹事儿,要去睢宁县公安局。那领头人,反正就是跟我有对接的。我说你们要去,我不拦你,因为我知道我们每个人情绪它都是需要发泄的。这实在是心里面憋着一肚子的火呀。但是我说你们不要闹出群体性事件。万一单总有希望呢,如果事情闹得太大了,对我们来说,对单总来说也不是好事。因为里边的信息,他是一直都没有传递出来的。那么第一次去的县级市盟主确实也还蛮乖的,也没有闹出太大的事情来,后来就散了。

这边的事情因为迟迟没有结果,1月5号,我跟二哥本山他们跑到了深圳,去对接CGO,我们是想跟他们谈:怎么样把我们的数据给接收过去,把所有的会员带过去。然后他们给我们的这个模式,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啊,然后公司已经开了五年时间了,这条他们是有公链的,他们那条公链开发了将近四五年,前瞻性还是蛮不错的,然后区块链的副主席给他们站台的,我们找到她,他们给我们的这个政策确实也还是蛮优惠。

这个我也挺理解的,这都是真金白银拿出来的钱呀。但是我们见不到单总啊。讲真话之前我让他们有些会员,帮忙找。我们原先垃圾分类的那个租赁合同,然后又通过其他方式去找,没有找到人。我甚至后来再开车去御泥村,那个岳阳那边,去(他)老家去找,我也找不着。其实我们真的,我们很想他们。(哭泣)

(如果)他们家属能给我们一张授权书,让我们能够请个律师,就是因为家属一直都没有露面,这个事情真的是帮不了。

后来的话呢,又让六部去联系,可能三部的家属给我们回话了,说这个事情不是你们想的,这样花钱也搞不了。(哭泣)

那我说行吧,这个事情就先这样吧,安心过年,因为钱我们也出不起啦。人心反正也都散了。年前大家都缺钱,我说这个事情暂时就先这样吧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从12月7号开始,跑长沙,跑宿迁,跑睢宁,跑深圳,反正各种跑,各种想办法。我们市级盟主当时众筹了钱。那么我们有几个真心想跟进这个事情的人,也都是各自在花自己的钱。基本上像二哥啊,本山呀,周大哥呀,他们人均差不多花了将近5万块,四万多5万,应该不到一丢丢。我自己大概是花了28000多块钱。其实我们为什么做这个事情吗?其实真的有苦说不出[流泪]。

那我也就安心过年了,以后找我的人很多。都是那些超负荷投资的,那其实我挺理解的,大家都亏钱了。但是我是心态调整很快的,不管亏或赚,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个过程。但有些人确实很严重的影响到自己的生活质量呢。

我又开始动脑子,我想这个事情吧,怎么样都得想个办法。然后就去研究市面上存在的一些模式和商业理论。我发现整个币圈,你想长久的项目,但是很少很少,币圈的死亡率太高。那么我以前是做电商呢,在电商圈子里边应该也算是个大佬。

我也把我自己的整体想法,包括市面上的一些项目的规则,去组建了一下。重新的话呢,想出了一个思路,但是这个思路肯定是不完善的。但是有其他一个会员,我都忘记是谁了,他推荐了我一个操盘手,他说他们的经验比较丰富,有操盘经验。我说有操盘经验,经验丰富的话,我说可以聊一下,没有关系,我说我只要解决我们眼前的这个问题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在模式基本定型了之后,那么初十郑州。因为我想这个事情也比较急。过了年大家都各自做各自的。但是那些普通的会员就真的没人管了。对团队长来说当然都是可以赚钱的,但是对那些普通会员来说,他们是没有人会去理会的。

郑州我们对接的国资是中材贸易有限公司,隶属于中央财政厅。然后的话当时过来了哦,青岛的门主,山西的门主刘欢,然后嗯,那个杨洋,石家庄的门主,还有周大哥。我是先到了嘉兴,在周大哥那里待了一晚上。第二天我们又开车,开十个小时从嘉兴出发去郑州。周大哥,我真的是特别佩服他。71岁啦,这个车就是他跟一个小桃,两个人轮着开的。我们真的是,我就特别特别的佩服周大哥,其实年纪这么大了,又花钱又贴地气的,在当这个事情干嘛呢,其实每个人心里面都是有一股子气,然后心里面总是想把这个事情得好好理理,为下面人负责。

模式聊透了之后呢,大部分应该都是认可的。因为毕竟我们这么大的泡沫放在这里,如果说正常的方法是根本没办法消除的。那么郑州国资这边那个李总,他对我们的垃圾分类和我们的流量数据都非常的感兴趣,但是他说我是做贸易的,贸易这个的话呢,跟你们的这个嗯不是很搭边。那么他说我去跟你们联系一下适合你们环保类的国资,因为都是一个圈子里边的,然后他说你等我回话。那么后来他也给我回话了,就是说联系了北京的那一家,中国唯一的一个环保节能那个的国资企业。当然这个事情还没有去谈,还没有跟那边的领导见上。但是这个事情对方是同意对接的,我们这么大体量的数据的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2月28号,我们这边出发去上海对接了上市公司-日银(音译)。有全国最大的人参培育基地,在长白山。也把我们的模式跟他们的商务部和市场部,还有几个富二代,自己下面都有很多公司的人。过来跟我们整体审核了一下,大概当时有七八个人吧,就审核了一下,说这个商业逻辑能不能成立。他们也跟我说了很多的意见,他们从整体的商业逻辑上面说是没有问题的。那我说如果到了最后,我的平台变成单纯性的平台,能不能去融资?她说可以融资,体量够100万以上或者多少万,他说融资没有什么问题。那么我说不去上市了,他说那个就太早了,但是的话这个基础还是可以的,那么你一开始的时候股权架构就把它搞简单一点。

那么我们就给它初步的完成了一个战略合作关系,当然也没有签合同。这肯定是要跟他们讲究利润的。我们肯定要是跟他们建立一个商品上面的往来。他说如果我们这边要弄的话,那么(如果)我们开发布会,或者说我们开业的时候,可以请他们董事长过来给我们做背书,然后举办签约仪式。那这个的话呢,我觉得也挺好,然后他说他们的商务部,就是专门上市公司的商品,这块可以配合我们做一些市场宣导的视频什么的。所以这块基本上的口头协定是已经达到了。

但是如果说让他们控股我们这个新公司,因为新公司没有财务报表,也没有流水,从上市公司的层面上,和一般的国际对接的层面上,都不会考虑这样新公司直接合作,因为市面上的皮包公司太多了,那这也是可以理解。所以这个只能是商务合作关系。那么3月1号到三号我去面见了,杭州天健会计事务所的陈总,天健律师会计师事务所,这个是排名全国第一的,你们百度里面也可以查。那么我也问了一些税务上面的问题,如何去规避,然后怎么样保证平台稳健,然后就是发展。我这个,特别是怕我们的新平台搭建会处理出现法律问题。因为趣分类出事了之后,就是连一个最常规的法务部都没有,如果当时有趣分类的法务部,我们何必搞得这么累呢,就是在我们浙江是标配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那么会计师事务所出来了以后,我又去见了五一基金副总裁姜总,那个的话呢,是也是国资。我也把这个商业逻辑跟他说了一下,她也给我们提了一些比较好的意见,然后也觉得这个逻辑是没有什么问题,也觉得家政,我原先是想做一键垃圾回收。只是说一键垃圾回收,你要前期短期内看到多少收益,那是不可能的,这是实话。更多的垃圾分类其实卖的就是概念,那么也分析了先卖一些市场,反正提的意见也蛮多的。

还有去见了搬新杨律师的何律师,这个也是排名非常靠前的全国有名的律师事务所。所以很多东西的话呢,准备工作其实我都是有在做。因为这些东西是我们必备的。趣分类出事的时候,连个法务部都没有,对我们的伤害多大。那么杭州回来了之后,那么就去了山东,那么同时也跟六部联系了一下,那么去见了操盘方。因为这个事情其实不是说我在做,是跟操盘方达成了统一意向。那么最终的把控,在后期肯定是他们来做的。我们这边只是说达成了一次合作关系。我们愿意让我们所有的会员,他们也愿意接受我们这边的数据。但他们的话呢,也有自己的自己操盘思路,只是说你们对外这几天都说是我沧海开盘呐,真没有。因为对这个事情我只想要一个结果,一个数据变现的结果。

去山东的时候,反正六部也过去了,那么我们也初步达成了股权意向。那么后来就是上海之行,上海之行的话呢,有很多盟主都去,主要谈的是一些新模式新概念。我们上海之行的所有的盟主都是全国各地过来的,有些人真的看的好疲惫,精神特别的憔悴,但他们过来了,为什么过来?他们自己为自己吗?其实真的不是,基本上的盟主心态还是比较好的,钱亏了我也认了。他们过来,更多的是为了我们自己下面的会员,自己的团队,自己曾经一起工作一起奋斗的朋友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从众筹捞人,到后面年前的这个车旅费,都是我们自己垫的。但年后郑州开始呢,确实都是好多盟主自己凑的,每个人出1000块钱作为我们的差旅费。因为一直在这里跑,一直个人在贴,我也得实话实说,确实是有点耗不住。

像山西大同的盟主-金地,他家里边那个夫人身体也不好,但是他说1000块钱的提供我们的车旅费都没有。那后来还是过了两天,借了以后给我们的。这份礼,这份心真的是非常的沉重[流泪]。后来还有其他的一些盟主,虽然说,出的钱也不是特别多吧,但是我要的只是大家的心意,那我觉得可以有勇气把这个事情,还要在这里往下面办下去。

那么开会现场,因为币圈思维跟电商思维肯定是有一些冲突到的,那么一时半会儿思想上是无法达成一致的。有些人可能也觉得,这个项目的想法逻辑那个不是很成立,那这个都是非常可以理解。因为圈子不同,所思考的问题都不同。那其实大家去上海真的都想有个好的结果,那可能这个结果让很多人都失望了[流泪]。但确实在做这个结果之前。我做了很多很多的准备工作,趣分类关注度太高啦,而且今年两会之后对币圈有一些法律法规可能会出来,那么,如果说他们的法律法规对我们的,就是二级市场的那个货币流通进行管制,那么我们这个项目的模式还是要经受考验呢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至于单总那边,反正的话传出来的消息也有,3月8号左右吧,就是市面上飘了沸沸扬扬的,说单总要出来了,几号要开盘干嘛的。其实我也是跟他们说,连基础逻辑性都没有,在牢里边还想在外面呼风唤雨下指挥吗?这是不可能的。但是确实我也在想是不是真的已经有消息了,所以我给睢宁县公安局的人打了个电话,给领导打电话,我总不能愁眉苦脸,打个怨妇吧。然后我说这个事情到底怎么样了,那他说这个是肯定要判刑的。那么我通过其他渠道也知道,这个案子肯定是已经走在公诉的这个路上了,但检察院那边到底准备怎么定程序,要走多久,到底的结果怎么样?这个确实现在还是未知数。

现在今天反正该说的也说了那么久,正常一堂课是15分钟,反正我阶段性的会说两到三天。明天的话,会跟大家说我原先预计的平台规划是怎么样的,那么后期这个制度,由于你们的这个市场反馈问题肯定会进行更改,但是这个跟我肯定已经没有关系了。这个的话呢,我有自己的逻辑,事情到底怎么样的?那么你们有知情权,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投资了。

同时我也跟在线聆听的每一个家人说一句:不管未来的生活怎么样,不管我们这个平台能不能起,生活肯定是要继续,人只有往前看,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。感谢大家聆听!我是沧海。

原创文章,发布者:链切网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lianqie.com/9490.html

本文内容部分来自于网络,如有侵权,烦请联系我们删除

本站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,所有观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,绝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